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父愛如山

一直想給父親寫篇文章,可每每提筆,總感覺父愛如山,那份濃郁的愛是我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父親是信用社的一名幹部,已經退休10年,現在每天要接我的女兒上學,除了早上妻子送去,其餘的都是父親接送,很是辛苦。有時上班的時候,遠遠的看到父親在公園裏鍛煉,心中總充滿感激。
  
  小的時候家裏很窮,母親身體不太好,加上我們姊妹四個,家裏的支出全靠父親在信用社上班的一點工資,加上父親姊妹七人,他是老大,還要把微薄的收入給爺爺一部分,在我們那個小村子,我們家算是窮人啊,但那時並感覺沒那麼苦,從記事起,便知道了父親的工作包裏有好吃的,每天會早早的等在村口,就等著父親下班回家,偶爾能從父親的包裏找到一兩塊糖果。當時在農村的伙食基本都是煎餅,菜很少,肉的概念幾乎沒有,只有過年時,才能見到。那時的信用社不算好的單位,可是和供銷社很近,人也很熟,最多的時候是父親給我們買鹹菜,記得好像是大塊的榨菜,香香的脆脆的,美味極了。
  
  我從小頑劣,很不聽話,很小父親叫讓我上學去了,就在本村,教師是自家的姑姑教我,剛開始對學習很感興趣啊,我家裏很多書,都是父親學過的,聽姑姑說父親是60年代的高中生,本應上大學的就因為家裏沒有錢,拿不起學費。那時除了清華北大,其餘的都要交學費的,父親就差幾分。那時我喜歡看書,喜歡聽父親給我講一些名人的故事,記得那時家裏古書特多,好多是線裝書,那時識字不多,父親便教我查字典,那時是四角號碼字典,需要口訣的,父親一遍一遍的教我。其實對於詩詞那時大多不知什麼意思,只是覺得好玩,變背下來了。上二年級的時候,有毛筆字,著迷了,老是幻想著能成為現在的王羲之,於是叫父親買了好多毛筆,還從單位找了許多廢舊的報紙,那一陣子沒事的時候就寫字,感覺龍飛鳳舞才是大師的風格。父親總是在一旁看著,給我指點。可我沒什麼耐心啊。不到二個月看看離大師水準很遠,就不練了啊。
  
  上三年級的時候,父親和幾個叔叔便開始給我們蓋新房子,那時是土坯房,父親下班便到村頭的空地上打土坯,那時我們都小,只能看著。但能感覺出那是體力活,很累人。用了好長時間房子才蓋起來,父親白天上班很忙,家裏的家務事都是母親幹,下班後父親盡力去多幹點,一些重活都是父親的。晚上父親還要給我們輔導功課,叫我們一些做人的道路。哥哥姐姐和妹妹都是挺話的孩子,就是我老是調皮搗蛋,經常出去惹事,不是偷人家蘋果,就是到人家菜地裏亂摘一通。那時村裏打預防針,我不打,也不叫別人打,還往醫生家扔石頭。這樣的事情很多啊,父親經常帶著我去人家賠禮道歉,幸好父親在村裏威望很高。很多事就這樣過去了,但能感覺出父親心裏特別難受。
  
  隨著年齡的增長,那份調皮一直沒有改變,稍大的時候居然迷上了看電視,那時村裏只有一臺電視,14英寸黑白的,是一位有錢的叔叔買的,那時電好像不怎麼正常,收到的頻道也很少,但沒到晚上,還是滿滿一院子人。為了看電視我經常爬牆出去,批評教育是不管用的,有一次看到很晚了,剛要爬牆進去,確發現父親就站在門口,一臉憤怒。那時我的學習成績還可以,可到了初二我突然厭倦學習了,整日翹課,白天和同學們一起出去了,晚上也一起回來,但不去學校而是到果園裏睡覺,或到別的同學家去玩。不知怎的被父親知道了,狠狠的揍了我一頓,那時逆反心太強,大人不讓做的我偏要去做。有時晚上走過父母的窗前,經常聽到他們說我,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當時哥哥在我們那片學習很好,即使休學半年,照樣考取了淄博師範,在當時是件很轟動的事情,可我卻整日翹課,老師多次找到父親,說這孩子被帶壞了,要不換個環境看看。父親費了好大功夫,叫我去了遠處的一所中學上學,那時我比同班的學生都小,但論怎麼玩我是最厲害的。本性難移啊,我照樣我行我素,老師在我眼裏只是一個擺設。沒辦法暑假時候父親叫我去打工,本想讓我體會一下勞動的辛苦,但那些對我來說不算什麼,還感覺特好。父親對我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叫我去當兵了,看的出當時父親那時的那份不情願,但為了我的前途,沒有其他的辦法。
  
  部隊可以說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但還是經常犯一些錯誤,害的父親和哥哥跑到千裏之外的部隊找我訓我。從部隊回來父親把我安置在一個不錯的單位,起初的時候很好,在業務上,別人會的我都會,不用怎麼努力,總能把事情做得很好。我這人幹什麼都是沒有耐心的,會了的東西我就不想再做了。父親一直對我很嚴厲,特別是工作後我在銀行上班,總是告誡我一些根本的東西。那時我只是普通的員工,聽不進去。後來我擔任一個儲蓄所的負責人,感覺自己了不得了,整日裏喝酒,紙醉金迷。妻子管不了我,只好由著我胡來。那時不怎麼去父母家,去了之後父親老是說我。後來由於很多原因,我下崗了,還欠了很多債,我不在乎這些東西,總感覺天生我才必有用。那段時間最為我操心的是父親,經常托人打聽我的事情,還親自找原先他的下屬,問問我的情況。感覺出那一年父親老的特別快。
  
  現在我基本和常人一樣,不在有什麼狂妄的思想,平淡的生活,平淡的工作,上班下班,休息的時候,我回去父母家裏,買上點菜陪父親喝一杯,原先父親不怎麼做飯,這幾年母親身體不好,父親居然能做一桌的飯菜。父親總會準確的知道我休息的日子,早早的做好飯等著我們。吃飯時父親最多的話就是讓我去鍛煉,戒煙。我現在很懶,回到家中除了坐著就是躺著,運動是我的大忌啊。父親愛養花,在一樓的小院裏種了很多花,一到秋天父親總會挑幾盆好養的花草給我送來,春天再帶回去。整個冬天我的屋裏充滿花香。
  
  我的女兒已經十歲了,現在我知道了做父親的那份厚重的愛,我也知道了父親當時的感受。感謝父親,不僅是給予我的生命,而且給了我一個做人的責任,就是因為這份責任,我才從新回歸自我。有時問過父親,家裏需要什麼,我給你們買,父親總是搖搖頭,說我的工資夠了,你們姊妹好好的過日子,比什麼都強。父愛如山,那是一種無時無刻不在的愛,有時我們沒有發覺,但他確實真實的伴隨著你的左右。父親永遠是我們兒女心中的那座山,那座給我們勇氣給我們力量,給我們無比溫暖的山。寫到這裏,總覺心中酸楚,總會為年少時是的無知感到懊悔。不想說別的,只想真心祝願父親健康長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