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五月,那一場繁花凋零的夢

那年,五月。我在花團錦簇中寂寞走著。
  迷茫的前方,不知道要走多遠。傷感異常的我獨自在空曠的黑夜裏流淚。
  明天的太陽還會有?
  你輕輕靠近我,說,讓我牽你的手走一段吧。陌生的你,陌的面孔,還有陌生的手。
  在思維本能的反映裏,我退後了。
  你是我的過客吧。我淡淡地說。
  我應該不是,你憂鬱的看著我,我們是很久很久的老朋友,不是?
  我抬頭看了看明亮又溫暖的陽光。真誠與虛假如何辨別?
  我想,我需要的不是短暫的激情。拋開你,繼續往前走了,雖然還是不知道前方在哪。
  走了不知多久,又遇上了你。
  你能不能關心下我?一點點就可以。你失望的說,我一直在看你,你卻沒有回頭,這是你?你靜默眼眸裏有種叫思念在流轉。
  風吹過的時候,兩旁邊花兒在快樂舞蹈,圍著我的時候天空下起了七彩花瓣,如五彩輕盈的縵紗層疊籠罩,雲煙氤氳下如影如幻,隨風飄揚。
  美妙的氣氛感染著我,我沒辦法再行走。停留吧,就讓我為你停留。有個聲音在對我說。
  你溫柔而深沉的攬我入懷,緊緊的擁著兩顆溫暖而歡快跳動的心,?那間地動山搖的遙遠,我們都無法知曉。
  你靠近我,那麼近,那麼近。深情的吻眩暈在你洶湧而來的悱惻纏綿裏,我開始了情不自禁。
  一切那麼純,一切那麼靜,一切那麼美,聽得見的只有你我懂得語言與心跳。
  在我們身後,蒲公英如一場華麗的炫舞,旋轉著升起,紛飛,飛躍小河,飛躍草坪,飛入浩瀚天際消失不見了。
  消失,消失不見的不是永遠,是相互的堅信。
  美麗的短暫,都來不及去觸摸那些痕跡。你和我都開始了各自飛。
  是的,我已不再寂寞了,看到了陽光,知道了方向。
  而你呢?路邊蝴蝶之美,引你興趣盎然的駐足,你在欣賞?你在享受?
  我在呼喚你,你可曾聽到?
  不,你聽到了,那是夢囈若有若無,感覺到存在卻又那麼遠,所以你選擇了真實:激情如火的情話讓你可以忘乎所以,讓心靈放肆的沉醉。
  而我,只是在寂靜黑夜裏一遍又一遍對自己說,我早已不會說話。
  夜,是煎熬,我想離開海,那片曾經輾轉思念的海。於是我開始掙扎著,流淚著,心痛著。
  淚的落下成了花瓣上晶瑩剔透的悲傷雨露,孤單遠眺著眼前花如海洋的地平線,看不到的盡頭,是生命。
  黎明到來的時候陽光絢麗的微笑,不見了雨露,它們在向著陽光飛翔著。看那些如癡如醉的花兒,在一瞬間的視線裏,化為虛無。
  原來,那只不過是一場繁花凋零的夢而已。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