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倍爾 女人店's Archiver

ankearlww7895 發表於 2013-2-4 09:14

張靚穎講述音樂之感動:要真實不要完美

太多人嫌張靚穎(微博)不夠有氣質,不夠時尚,但是她有改變的勇氣,有對自己和生活的看法。踏入歌壇第七年,張靚穎早已過了妥協和攀附的時期,回歸最初的音樂夢想——邀請歌迷一起錄製LIVE專輯。在這張專輯中,她翻唱了張學友的《秋意濃》、鄧麗君的《南海姑娘》、齊秦(微博)的《直到世界末日》,還有齊豫、潘越雲(微博)在《回聲》中合作的不朽經典《夢田》……這些曲目讓人看到了她的成長和成熟。

  日前,張靚穎接受了晨報記者的專訪,講述音樂帶給她原生的喜悅與感動,“我喜歡現場,現場的情緒永遠是最飽滿的。 ”張靚穎說,“音樂、歌詞想表達的各種感情,瞬間命中人心;臺上臺下心緒的交流與互動,既直接又真實,總讓我回味無窮。 ”

  唱歌,只是為了開心

  張氏情歌,一向沉鬱又大氣,很容易被電影導演看中,選做主題曲。不過,作為一個演唱者,張靚穎一點也不希望自己被固定,“我覺得還是需要去享受生活。唱歌原本就是一件讓我快樂的事,如果連唱歌都不開心了,為什麼還要當歌手呢?”

  記者(以下簡稱“記”):錄製LIVE的構想何時有的?

  張靚穎(以下簡稱“張”):這不是臨時決定的,是一直以來的希望。我以前發微博時也說過希望有一個現場,大家都不要帶任何的錄製設備,只是全神貫注地聽歌。以前在現場很多人拿手機或者照相機拍我時,我就說我身高再怎麼著也是一米六二,拿那個框一框會瞬間渺小很多。於是,想有一個能把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音樂上的演出。

  記:LIVE不像在錄音室,可以反復錄,壓力大麼?

  張:做這個決定之前還好,選歌上面也沒有找太讓自己覺得有難度的東西。因為我覺得我選的歌是在一個不會出大狀況的自然音域範圍內,不管是最高音還是最低音。

  記:這些歌各種情緒都有,不會擔心情緒無法抽離或無法投入嗎?

  張:這幾年我對自己最大的鍛煉就是學會怎麼分裂,不管上一首歌跟下一首歌差別有多大,一秒鐘必須進入那個情境。就像中間有幾首歌的排序是《秋意濃》、《南海姑娘》,接著是《放下》,這是一首很悲的歌,然後是一首比較舒服,甚至有一點點輕快的歌,有時候把兩首情緒落差很大的歌放在一起,會有對比效果,就是要瞬間爆發、瞬間安靜,挺有挑戰性的。

  音樂,不僅僅是背景

  採訪過張靚穎的人,都對她機械生冷的回答很不適應,她自己也這樣覺得,踏入一個完全陌生的行業,一夜走紅以及各種攻擊,都是她從來沒有碰到過的,人對抗壓力的辦法就是冷漠,“我很沒有安全感,一直很不自信,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

  記:可能業內的人會更喜歡這張專輯。那你會不會覺得前兩張專輯努力了那麼長時間,喜歡的人不是那麼多?

  張:我甚至不會認為前兩張專輯喜歡的人不多。比如說2010年的《我相信》、《如果這就是愛情》這兩首歌,單看移動下載數據,我就會覺得很驕傲。我覺得大家的表達方式不一樣,有一些人會高調地表達出我不喜歡,但是有的人只表達我喜歡的東西,就是個人愛好的問題。而且,我覺得喜歡聽朗朗上口的歌的人占絕大多數,這樣的歌能夠網羅最大的人群,可是這群人裏面的大多數人並不熱愛音樂,只是他們的生活需要有音樂,但他們從不認真考慮自己到底聽的是什麼音樂。

  記:他們只是把音樂當做背景?

  張:對。前兩天去買東西路過一條街,聽到那首歌的歌詞是什麼“……我想給你生個小孩,你出去抱小三……”這一類的歌詞在大街上放得很大聲,第一反應我覺得特別想笑,第二反應我會認為可能真的有些人愛聽這種東西,他們不會去考慮音樂要表達什麼樣的層次、品位,只會覺得那是生活。他們的需求是音樂貼合他們的生活,所以那種對音樂的需要與我們對音樂的需要是兩種不同的概念。我想要的音樂不是必須要所有人一聽就明白的,有些歌可能要聽很多遍,才能知道它在講什麼。

  記:你不會想接不接地氣這類問題?

  張:可能在選歌時,面對一大堆我想選的歌曲,我會考慮這兩首歌中大家比較喜歡哪一首,但我不會在一開始就先考慮大家喜歡這一類歌,在其中挑選。我會先在我自己喜歡的範圍裏去挑,一些太怪的,或者覺得大家實在接受不了的,可能會被拿掉,因為畢竟我還是一個商業歌手。

  演戲,實在沒有精力

  自己的唱片自己來做,幾乎是每個歌手的夢想;唱而優則演,是很多歌手的選擇,但對於張靚穎來說,她只想自己的工作簡單一點,舒服一點。

  記:為什麼不去嘗試一下影視表演?

  張:我真的沒有多餘的精力再做別的事情,也真的不適合,主要沒有那個心境。年年都有人提劇本,也有過很誘人的機會,但我都沒有給自己考慮的空間。

  記:如果給你個機會跟你最喜歡的男演員搭戲,可以接受麼?

  張:那我更不會,我不會想要毀了人家的戲。其實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是一個可以跟著別人的思維走的人,比如說編劇寫了這個劇本,如果我不認同他的劇本故事發展,我就沒有辦法按照他的理解去表現。

  記:你是一個希望自己能夠掌控作品全局的人?

  張:對,所以我以前開玩笑,說除非我當導演我就演。但是我真的是沒有多餘的精力幹別的事,今年年初是我第一次放假,我希望能減少我的通告,儘量保證品質,一是我確實沒有前幾年精力那麼旺盛,很多時候扛不下來。另外我也覺得沒有必要像以前那樣事無巨細地參與,還是想精簡一下,儘量保證狀態,出一些好的作品,不管是現場演出還是錄音作品。如果去拍電影,它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又會把自己搞得很辛苦很累,但其實出發點又不是自己很喜歡這個事,身體累是次要的,最怕心累。

  記:敢於做減法的人不多。

  張:我覺得我是一個不會考慮錢,也不會考慮以後的人。就算我現在拼命接工作,萬一明天就是我的最後一天那我不虧得慌?大家都會講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所以少年很多時候的拼命是想給老年累積財富,我也希望以後可以過得好一點,但如果突然有一天發現我還沒來得及回味呢,這輩子就結束了,怎麼辦?所以我覺得我就應該為今天而活,我今天覺得特別開心,就夠了。哪怕這輩子沒有特別偉大,但我活得特別值得。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